在一代名帅克洛普的带领下,利物浦已经展现出了明显的复兴之势,接连两个赛季杀入欧冠决赛,并且一度成功捧杯,是当代欧洲风头最劲的球队之一。

然而,凡事都是没有办法十全十美的。这支利物浦虽好,可仍有美中不足之处,除了安菲尔德朝思暮想的英超冠军仍未到手之外,利物浦在锋线上的本土传承似乎也中断了。要知道,这里可是出过欧文、福勒这般本土锋线传奇的安菲尔德球场,三狮军团至关重要的兵源地。

而相对起晚节不保的欧文,利物浦球迷可能更加怀念福勒,这位昔日安菲尔德球场的上帝。

鲜为人知的是,福勒虽然是利物浦本土人,自小就成长在这座足球氛围浓厚的英格兰西北部港口城市。但是,孩提时代的福勒却没有爱上利物浦,而是埃弗顿的死忠球迷。幸亏首先发现福勒足球才华的乃是利物浦球探,而不是埃弗顿球探,这才有了福勒日后在安菲尔德球场的传奇故事。

即便是时至今日,仍有不少埃弗顿球迷为此而捶胸顿足。要知道,孩提时代的福勒一直就活跃在利物浦城的大街小巷,时不时就跟同龄的朋友们踢上两脚。可饶是如此,埃弗顿球探却灯下黑,没能发现这样一颗好苗子,这才有了利物浦球探的趁虚而入——毋庸讳言,如果同时收到这两支球队的邀约,心有所属的福勒大概率会选择埃弗顿,而不是利物浦。

要知道,福勒的足球天赋,就如同黑暗之中的萤火虫一般耀眼。早在他18岁那一年,就已经开始代表着利物浦一线赛季利物浦对阵富勒姆的联赛杯第二回合较量,年仅18岁的福勒第二次代表利物浦出战,他居然上演了惊世骇俗的“五子登科”,帮助球队大胜而归,让整个英国足坛都意识到了一颗新星的冉冉升起。

而在他19岁那一年,埃文斯接管利物浦帅印,进行了大刀阔斧的年轻化改革,力捧天赋异禀的年轻新星。恰逢其时的福勒与麦克马纳曼,应运成为了安菲尔德球场的新宠儿。

天与不取,反受其咎。虽然不少利物浦球迷都对时任主帅的激进改革表现了不同程度的担心,可福勒却凭着自己的惊艳发挥,很快就打消了球迷们心中的忧虑。他居然在1995与1996连续两年,都成功当选了英超的年度最佳新秀,可想而知当年英国足坛对他的殷切期待。

而身为自己人的利物浦球迷,对福勒就更是推崇备至了,把这位埃弗顿球迷出身的青年才俊,亲切地称呼为“上帝”——饶是日后苏亚雷斯与萨拉赫也曾大杀四方过,甚至比起当年的福勒有过之而无不及,可从未得到过利物浦球迷如此的推崇。

一方面,这自然与福勒本土球员的出身有关,无论在哪一国的联赛,户口本或多或少都是可以占到一些便宜的;另一方面,大概则是福勒的球德使然了,这位利物浦前锋虽然追求胜利,可仍旧尊重早已被不少同行置若罔闻的公平竞争原则,甚至还因此入选了我国的小学教材。

把时光追溯到1997年,利物浦与阿森纳在联赛中展开了一场颇受瞩目的激战。当比赛进行到下半场的第63分钟时,福勒获得了千载难逢的单刀球机会,而阿森纳传奇门将希曼毫不示弱,奋不顾身地冲出来封堵福勒的射门角度。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福勒与希曼身影交叠的那一瞬间,福勒栽倒在了阿森纳的禁区之内,当值主裁果断吹罚了点球,利物浦球迷欢声雷动。

那电光火石之间的事情,骗过当值主裁与现场球迷并不足为奇。然而,却骗不过身为当事人的福勒,他深知这次点球乃是当值主裁的误判,因为希曼并没有与他发生明显的身体接触,他之所以会倒在禁区之内,实属自己的脚下踉跄所致。

任谁都明白点球究竟意味着什么,与进球不过只是一步之遥。许多球员宁可背负假摔之名,也要想办法骗来点球。但是,福勒却不在这些人之中。虽然制造这粒点球并不他的本意,绝大部分责任要归咎于当值主裁的误判,可福勒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自己的良知。

在现场球迷的一片哗然声中,福勒走向了当值主裁,主动解释这不是一粒点球,配合着情绪激动的希曼,给世界足坛留下了极其经典的一幕。

然而,固执己见的主裁判却拒绝了福勒的申诉,坚持着点球的错误判罚。福勒眼看沟通未果,不得不站在了点球点之前,故意用一脚绵软无力、让希曼轻松扑出的射门,来维持着比赛的公平性——只可惜,他的队友麦卡蒂尔却没能理会福勒的意图,毫不留情地补射得手。

但是,这次明显被福勒放弃的射门,却打动了世人的心。这个场景还被编成了《放弃射门》的故事,先后在2002年与2005年入选过全国小学语文的统编教材。

然而,让世人唏嘘的是,以上这一幕,大概也是福勒留给世界足坛的最后高光了。在接下来的岁月中,坏运气找上了他。眼看着98世界杯开幕在即,早早就确定了三狮军团主力前锋席位的福勒,却因为突如其来的十字韧带重伤,只能撼别法兰西的赛场。

而福勒的这次缺席,不仅让他丧失了唾手可得的世界杯参赛机会,更成就了利物浦小师弟欧文的一鸣惊人。正是因为福勒的缺阵,才给了欧文上位的机会,在对阵宿敌阿根廷的一役,欧文用速度与激情成为了英格兰球迷的新宠儿,把福勒扫到了历史的故纸堆中。

大概是心态受到了影响,福勒在此后的行事颇为偏激,让他深陷舆论的漩涡难以自拔:

他在1999年伤愈复出之后,先是无端嘲笑自己的英格兰队友勒索克斯是同性恋,让他受到了不少中立人士的抨击;又在同年4月对阵埃弗顿的比赛中,做出了模仿吸食可卡因的争议动作,让许多人都生出了不好的联想;还在利物浦当地的酒店遇袭,导致鼻梁骨骨折;更在世界杯预选赛的关键战前,被人拍到与麦克马纳曼一起深夜饮酒的画面……

一个球员无论有多么天赋异禀,一旦在场外分散精力过多,只怕都没有什么好下场。而福勒的遭遇,则充分诠释了这一真理。多次莫名其妙的场外事件之后,利物浦终于忍无可忍,做出了忍痛清洗福勒的决定——自此,安菲尔德球场的上帝陨落。

yabo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